回到主页

犀利士康德樂,威而鋼做第二次,吃必利勁能不能喝酒

正在進行一項計畫,類似「誰先把老闆嚇死」,或者「誰可以讓老闆嚇到尿褲子」之類的比賽,獲勝的人應該可以贏到所有賭金。當然,我想太多了。因為過了一陣子,我在下班的時候經過茶水間,原本以為理應沒有人了,沒想到卻看到那兩個參加「嚇老闆」大賽的人,正在茶水間裡激動的討論著公事。「我就說,妳那樣做是錯的,妳根本不需要和大衛說那種話,那對公事一點幫助也沒有。」男生說。「是你覺得沒幫助,我覺得這種事情他應該要知道呀,老闆不是常說,事情就該讓更多同事知道,多一個人,多一份意見。」我在茶水間外聽了頗感欣慰。「我覺得大衛幫不上什麼忙。」男生又說。「不會呀,後來他真的給了我還不錯的意見……」我不停點頭,很高興員工們都這麼認真的在討論公事。「好啦,隨便妳啦。」男生似乎不太高興了。「你怎樣啦……」這時候女生也不高興了。我站在茶水間外,心裡有點緊張,雖然我很希望同事們可以在上班時間,甚至下班的時候,心裡還掛念著公事,但是因為一點小事惹得同事之間吵架,我倒也不認為有這個必要。我想,是時候該我現身打圓場了吧。正當我打算踏進茶水間,不,應該是說我已經踏入茶水間一步,
所有文章
×

还剩一步!

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。 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,完成订阅。

好的